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理想的旅行

——我的原创旅行文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旅游学者。追随明代伟大的旅行家和文学家徐霞客的旅行精神, 用163个字记录每一次旅行, 成就《新徐霞客游记》

网易考拉推荐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  

2015-02-17 11:57:15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        美国大陆的历史可以划分为五个阶段:公元16世纪前的印第安原住民时代,16-17世纪的西班牙殖民时代,17-18世纪的英国殖民时代,18-19世纪的南北时代,20-21世纪的二战时代和当代美国。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塔拉哈西,从Apalachee-SanLuis-Tallahassee,浓缩了美国大陆这五个时代的全部历史。 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印第安Apalachee部落原住民Concil House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与神沟通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教堂 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民居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民居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旅游人类学田野调查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民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民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的西班牙民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6世纪西班牙传统婚礼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6世纪西班牙士兵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西班牙打铁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钻木取火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美国打铁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19世纪的美国乡村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航海时代(油画) 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塔拉哈西城徽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公园里的纪念座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当代美国民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当代美国民居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当代美国民居 OASIS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当代美国民居 OASIS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当代美国民居 OASIS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Mall里的意大利餐厅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Mall里的意大利餐厅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 Mall里的意大利餐厅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美国行记二十八:浓缩的美国历史-塔拉哈西 - 徐霞客 - 理想的旅行
 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